婪潸的點心奶茶小舖
關於部落格
若一開始,變是那只畫扇了,誰還能夠真正去追求什麼。
  • 455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出本】FF21出本最後確認

  壹.黑暗中的光明

♦大綱:
因為身為妖師被公會囚禁。
待在暗無天日的房間裡過了一年又一年。
當絕望正侵蝕著妖師小小的身軀時,
那抹銀中帶紅的身影竟闖入他的世界。
從此,他看見了光明。
 
♦節錄:
 
曾經我的世界裡,只剩黑暗。
曾經我的一切裡,只有絕望。
可是我遇見了你們。
那不可思議的遇見。
或許我們曾經有誤會、有傷痛。
有忘不掉的哀慟過去。
但是,遇見了你們之後,
我可以開始向前走。
因為我相信,只要與你們在一起--
我便能看見,
那 黑暗中的光明。
 
我放棄祈求之時,不是我已得到自由、就是永遠失去了自由。
所以我仍繼續祈求。
颯彌亞.依沐洛.巴瑟蘭。
我希望,他能代替我。
替我看看未曾看過的世界。
替我走過未曾去過的地方。
我拼命祈求--為了他。
 
家人,對我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名詞。
打從一開始,我就不配擁有家。
我曾經有,可惜因為我,而被毀去。
是不是從我出生開始,撒旦就附在我身上?
讓我連一絲絲的天真都無法得到。
只剩下遍地的鮮紅,以及成了碎片的心。
 
「因為你的力量太危險,不是由我們無殿控制你,就是由世界所有人看著你。」
「你沒有其他的選擇,因為你是妖師,而且還是超過千年以前凡斯的妖師。」
「你無法逃避,就像颯彌亞一樣,承擔自己的宿命。」
他哪會不知道?打從一開始,他就懂得這個宿命的沉重。
只是,他寧願逃避。
然而,現在已經沒有逃避的機會了。
--學長…
他第一個想起的就是冰炎,不知道冰炎知道了會怎麼想?
厭惡?疏離?還是…?
 
褚冥漾睜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黑氣。
「烏鷲…?」
安地爾看到漾漾的反應,似乎很滿意地大笑了起來。
「笑什麼?!」不明所以的冰炎吼了回去,卻沒看到然和冥玥黑掉的神色。
「因為這是漾同學很重要的東西,對吧?」
漾漾沒有回答,慘白著臉,他愣愣看著黑氣,沒有答話。
「這就是你為什麼殺了前任族長的原因,對吧?」
所有人轉向漾漾。
安地爾笑了,笑得燦爛。
 
我把黑暗藏在面具後面,假裝自己身在光明。
所以,我用笑容掩飾著自己的悲傷。
笑吧笑吧,即使是帶著面具也好。
我不想要再次看見自己心底下的、那醜陋的傷疤。
笑吧笑吧,像個小丑也沒關係。
因為小丑在觀眾前面,是不會流淚的。




貳.夜夢迴

♦大綱:
因為某人不小心「忘記」幫冰炎推掉代導人。
所以冰炎莫名其妙多出了一個代導--褚冥漾。
原本不打算理會的他在對方的哀求攻勢下棄械投降。
一開始的褚冥漾對他來說僅是個又蠢又呆的代導學長,
然而越來越深入了之後,
冰炎卻覺得有些事情開始不對勁...
是否他的代導學長藏著許多驚人的秘密?
 
 
♦節錄:
 
第一個出現的石蟲看準了正在發呆的褚冥漾,朝他直衝過去。
「呃?」沒想到自己會被當成攻擊目標,褚冥漾愣在當場,來不及反應。
「褚!」發現自己來不及救援,他直接喚出鋒云凋戈,然後把爆符化成的槍朝石蟲扔過去穿過石蟲的利爪,然後用鋒云凋戈的尾端撞上褚冥漾的腹部,把他撞開危險區域。
「為什麼用打的…」褚冥漾抱著肚子,無奈地在角落縮成一團。
這到底是救人還是殺人啊…?
褚冥漾覺得自己真的快哭了。
 
『護,陣以其化之壁,落。』
在唸下第一個字的時候,漾漾的腳底下出現了一個比一般法陣大上不知道幾十倍的術法,包圍住此地所有鬼族。
然後那本書上面漸漸浮現出金黃色的字。
『武,術化其以之力,啟。』
法陣和書同時發出了光芒。
『皆,氣為其為之全,複。』
兩邊的光芒都更加強烈,上頭的鬼族發出痛苦的難聽叫聲。
『卷,言幻汝繫成靈,結!』
褚冥漾一說完,眼前爆出驚人的強烈光芒。
漾漾只是漠然地看著法陣和逐漸消逝的鬼族,面無表情。
光芒過後,剛才的臭味全部消失了。
 
「…我該回去了,夢世界我不能待太久。」
「嗯,那我的身體就拜託妳了。」天知道在他昏倒的時候扇會不會對他做什麼。
米納斯左右張望了一下,這才搖了搖頭,語氣無奈:「主人,您能不能改變一下這裡啊?」
說完,不等褚冥樣回答,米納斯就消失在褚冥漾的夢世界裡。
因為她一直知道,自家主人會回答什麼。
褚冥樣的表情,再次從他的臉上褪去。
他可以改變這個夢世界的背景,但是…
「我是個罪人,沒有資格見到光芒。」
他的光芒,早就被自己親手抹殺。
 
「是!」冰炎卻突然瞪向褚冥漾 「這是精靈的血!我父親的血!」
然後冰炎朝褚冥漾走去,用力揪住他的衣領:「你毀了這一切!」
而沒有抓住褚冥漾的那隻手用力握緊,連指甲早已嵌進手掌中都不自覺,鮮紅的血液從指縫中流出,落到地上。
「我找了快十年我父親的下落!我出任務出到遍體鱗傷就是為了找他!我能站在這裡就是因為他!但是你毀掉了這一切!」
最後,冰炎用力把他的衣領往自己扯,讓他抬起頭和自己面對面。
此刻的褚冥漾面無表情,在他的臉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緒,這讓冰炎更加火大。
他湊近褚冥漾的臉,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呼出來的熱氣,但是褚冥漾卻連眼睛眨也不眨。
「我不原諒你!絕對不原諒你!」冰炎對著褚冥漾大聲咆哮 「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褚冥漾!」
 
「別以為你能瞞過我!」輔長卻突然低吼,嚇到了在場許多人「把假象去掉!」
瞬間,褚冥漾的笑容被悲傷和慌張取代,他趕緊搖了搖頭。
「快!」輔長再度朝他走去,並且向他伸出手。
「不行…」褚冥漾向後躲開輔長的手,沙啞虛弱的聲音讓在場許多人皺起眉頭。
「褚冥漾!你不徹掉來這裡幹嘛?!」輔長的耐心似乎也快到極限了。
漾漾突然露出苦笑,到醫療班也不是他自願的啊。
「去掉!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輔長下了最後通牒。
知道自己再不照做不行,漾漾嘆息一聲,手在空中打了個響指。
然後剛剛對輔長行為一頭霧水的眾人,先是恍然大悟,然後通通皺起眉。
去掉假象的褚冥漾臉色白得嚇人,彷彿隨時都會倒下一般。
而他胸口則是被開了個血洞,鮮血早已把他的上衣浸紅。
 
「會不會,我們有一天會忘了他呢?」
妖師已死,這讓守世界的人們歡欣鼓舞。
只有懂得褚冥漾的人們,冷著臉看著狂歡的眾人。
--妖師已死。
公會沒有表明,但也私下對冰炎等人予以哀悼。
曾經出沒的妖師,已經不從在世界上了。
已經、不會回來了。
--妖師、已死。
 
插花節錄:
 
他笑了,真心的,一抹解脫似的笑容。
身體沿著牆壁無力的跌坐在地上,在無人看見的地方,一滴淚輕輕滑落,劃開千年的束縛。
解不開的疑問隨著時間轉為無盡的焦躁煎熬。
笑中帶著淚,朦朧中,安地爾似乎又看到了那雙總是默默接受一切的黑色雙瞳。
 
他們都是被世人否認的黑暗種族。
心不屬於黑白種族,妖師首領和鬼王高手。
擁有力量,卻孤寂的兩人。
看著一切,無奈的接受,試圖改變反而弄得一身狼狽。
不容於這世界,只有在安地爾身邊,凡斯能感到自在。




叁.雨中的悲歌

♦大綱:
漾,在一年前出道的歌唱新人。
悲傷的歌曲征服了所有人的心。
然而眾人不知道的是,
那股悲傷是源自於他的悲傷過去。
--被守世界拋棄的孩子
被遺忘的存在,究竟該何去何從?
 
♦節錄:
 
把手腕舉起,你看著上面的傷口,有三道橫線怵目驚心的躺在你手腕上。
你知道,那是你懦弱的證明。
當時,利刃劃下去的瞬間,不痛,卻讓你流出了眼淚。
手不痛,真的不痛。可是卻好痛好痛。
到底是哪裡疼呢?
啊啊,是那些記憶在作祟吧?
你也曾想過把你的記憶封起來,但卻沒有做。
一來,你已經是個沒有言靈的普通人了,二來,你不希望連你︱︱唯一記得的人︱︱都忘了那些回憶。
即使那些回憶正折磨著你。
 
「你這個背叛者!」
「都是你害的!」
「該死的傢伙!去死吧!」
一顆一顆不小的石子砸在你孱弱的身上,你不閃也不避,就這麼放任身上添上一個又一個血紅的印子。
那些曾被你稱做家人的妖師們,此刻對你怒目而視。
每個人的臉上是你從沒看過的憎恨,有些人仍帶著淚痕。
一字一句,狠狠在你的心上劃上深深的傷痕,流出猩紅的血液,留下醜陋的疤痕。
但是你,卻怎麼也沒辦法反駁。
事實,從來就不讓人有反駁的空間。
除了妖師們,然和冥玥也站在人群你和你面對著面。
他們沒有像人群一般激動叫囂,但也冷眼看著你。
你不會漏掉他們眼神中的指責,這讓你有種被背叛的感覺。
但是,背叛的究竟是誰?
你想流淚,卻發覺眼睛是乾的。
你想逃跑,卻發現身體根本動不了。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這樣看你!不要!
 
『我不懂 何謂眼淚的迷茫 我不懂 何謂傷痕的真相』
腳步聲近了、停在水池前,沒有見到人,但那道影子覆蓋住水池。
雨早就停了,啾啾的鳥鳴聲再次傳來,只是、又一滴水珠落在水池中,再次濺起了水花。
『不想懂也不願懂 你的眼神卻依舊滾燙 當我和你隔著遙遠面對著面 花 不再芬芳』
然後鳥鳴聲不再悅耳,蛙鳴聲不再快樂,濺起水花的瞬間,世間的一切都停止了、靜默了。
從水面上看的到那人的身後有著一道雨過天青的彩虹,但那人只是用力踏著水面,讓上面再也映不出什麼。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你們相信相識相偎的日子。
曾經你以為你們就像魚和水,誰也分不開誰。
但當事情真的走上絕路,你才發現,你們仍是彼此的個體、沒有缺了誰就活不下去這件事。
如童話般的浪漫,狠狠被現實砸個粉碎。
當你們面對著面、當對方拿著幻武卻用那雙悲傷的眼神看著你、當你看見的是被毀掉的本家、當你看見的是曾有的幸福一個一個從你身上剝離。
當你沒辦法再回頭也沒辦法再往前。
那就劈出第三條路吧。
決絕的,那讓自己受傷的第三條路。
可是啊,你沒有後悔喔,因為、他們仍笑著。
哭泣,只要你一個人就夠了。
 
然而你話還沒說完,卻看見安地爾拿出一只項鍊。
然後,上面漸漸浮現出鮮紅色的花紋。
你看過那個法陣,自然知道那功用為何。
「不!」你大喊著往前衝去,但似乎為時已晚。
整個場地被項鍊上的法陣包圍,強烈的亮光讓人無法直視。
「安地爾!安地爾啊啊啊--」
整個舞台,只剩下你不顧一切的怒吼。
 
「哈哈哈…」最後,你笑累了,輕靠在安地爾胸膛「安…救我…救救我好不好?」
「好。」把你用力抱緊,安地爾允諾了你。
「安,帶我到沒有人會找到我的地方好不好?」
「…好。」
最後,所有人追出來,看見的就只有傳送陣的光芒。
 
到底,誰錯了?
到底,誰傷了誰?
到底,誰背叛了誰?
到底,誰開啟了這一切?
到底,該怨誰恨誰?
誰都沒有錯,但也都錯了。
你們都做對了,但也錯得離譜。
是不是很多事情鐘就只能走向死胡同,不再有美好結局?
你們的故事不是童話。
不會幸福,不會美滿。
你跪倒在地,看著眼前朝你接近的影子,眼淚模糊了你的視線。
啊啊,好愚蠢呢,你們。




肆.節慶合文


♦作家群:
小荳蔻_奶茶、皓黠、唐草栗子、翼雨婷、漓雨
 
♦節錄:
 
@女兒節:
「嗤。」
愣了一下,我回過頭,看見的是馬桶蓋扭曲成詭異形狀、覆蓋在坐墊上面的弧度很明顯就是人類嘴巴嘲笑人的弧度的馬桶。
--阿嬤啊!你乖孫被馬桶嘲笑啦!
不對不對不對這根本不是重點被嘲笑沒有什麼關係我可不想直接進到醫療班變成那堆可怕有腐爛的屍體最重要的是會被繡花偷器官!
所以我要出去啊!門咧?
然後我眼前一黑,一陣天旋地轉到我想吐的感覺襲來,我就啥都不知道了,心中只剩下一個想法--
媽媽啊!妳家兒子要死於被馬通沖掉窒息啦!
 
@情人節:
浴室中傳來一陣陣水聲,冰炎橫臥在沙發上。今天,是二月十四日。
「冰……呃!」夏碎看著沙發上睡著的某黑袍,無奈的走過去,彎腰抱起冰炎,「睡在沙發上是會感冒的。」
忽然覺得懷中人而身子一縮,冰炎的兩隻手抓著紫袍,喃喃道:「夏碎,為什麼你只能是我的夥伴呢?」
 
@中秋節:
我已經準備好要被巴後腦勺了,可是等了一會兒,沒有任何痛覺,於是我該死抬起頭……
……眼前有好多星星在轉……
學長竟然、竟然用杵砸我!
等等,杵?
長兔耳的學長意外的萌……糟!學長我只是腦誤!
 
@聖誕節:
想到這裡,眼角便泛起淚水,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不要再欺騙自己了,既然我能愛上千冬歲,以千冬歲剛才的行為,沒道理不愛夏碎學長。
畢竟兩人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為什麼兩人牽著手回來,又為什麼千冬歲要拉著夏碎學長進房呢?
看來我是注定失戀了,也罷,這種禁忌之戀是不會有好結果的,還會使家族蒙羞。
 
@聖誕節:
「學長--!抱歉等很久了嗎?」漾漾氣喘噓噓的跑了過來。
「不會、只是你再慢點就很久了。」冰炎看了漾漾一眼說道。
「小伙子啊!那個銀髮的傢伙在這裡等了兩個小時啦!」一個謎樣的聲音冒出來,冰炎的臉上瞬間掉下三條黑線。
「啊……」漾漾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冰炎、接著……
「噗哈哈哈哈--!」漾漾大聲的笑了出來。
「笑屁啊!」冰炎的臉紅了一點,對著漾漾大吼。
 
@情人節:
『乖媳婦阿!接開過這封信就代表要做我加媳婦喔!要跟我家臭小子生個孫子給我們抱呦!愛妳的扇婆婆』
……啥鬼啦!什麼扇婆婆我還沒跟學長結婚好嗎!
「恭喜褚冥漾同學和冰炎同學成為情侶,這兩對可以享受各人時光或是留下來參加舞會!」我說主持人你沒發現那些女生的殺氣嗎!!
「那告白大會就此結束,我們下次見。」主持人說完就馬上消失了,看來剛剛被嚇的不輕。
 
@幕後茶會:
冰炎:「誰知道,食物就要有食物的樣子,一律殲滅就對了。」
夏碎:「冰炎你可以直接說煮菜就好了。」
漾漾:「夏碎學長你確定?學長的面無表情一點都不像只是要煮菜而已啊!看起來還比較像要把蛤蠣燒的一點不剩…對不起我錯了不要用腳踹也不要亂放火我會告你縱火……啊啊啊我的屁股燒焦了!」
腐:(裝做沒看到)「下一題…」

夏碎:「不對,這樣我們家族不就絕種了?」
千冬歲:「哥,不管是攻還受好像都會絕種吧。」
夏碎:「不會!如果我是攻,還可以搞外遇。」
腐:「這位先生,不忍提醒你小心後面……我們進入下一題……



以上 試閱結束
有興趣者請至http://www.facebook.com/pages/%E5%90%8C%E4%BA%BA%E7%A4%BE%E5%9C%98/360580630692997?bookmark_t=page留言
當然也可以在此詢問留言:)))

感謝各位的支持 希望這次FF能夠給大家一個好回憶

by.奶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