婪潸的點心奶茶小舖
關於部落格
若一開始,變是那只畫扇了,誰還能夠真正去追求什麼。
  • 455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遺忘(冰漾)

 

鬼族充斥著整座學園,我仍是在近處看著學長。
只不過,時間已不復從前。
鋒云凋戈指著我的心口,我笑得燦爛。
--啊啊,這樣就對了學長。
現在鬼族和Atlantis可以說是勢均力敵,誰也不佔上風。
因為我。
我眼角看見我身旁飄動的藍色髮絲,就像現在蔚藍的天空一樣。
不過,誰也沒心情去看吧。
我沒有拿出米納斯,當我做出這個決定時,我就把她留在黑館了。
我早已沒有資格使用她,也讓我對過去做個結束。
我笑著看向怒氣沖沖的眾人,每個人的眼神都充滿著不解,只有那道銀色的身影充滿了然。
可惜,他的瞭然始終是錯誤。
「要動手了嗎?凡斯的後人?」
那人站到我身邊,親暱地摟著我的肩。
我沒有理會他的動作,反正之後,什麼都與我無關了。
「...為什麼?」那道我曾經最愛的聲音響起,但其中充滿了苦澀,他沒察覺吧。
「什麼為什麼?」我笑,反問著表情複雜的他。
「為什麼要投效鬼族?」他瞇眸,原本晶亮的紅瞬間變得深沉。
--對了,這樣就對了!
我禁不住興奮的發抖,我的目的就要達到了。
再恨吧,再多恨一些吧,恨之入骨吧。
安地爾看著我露出一抹淡笑,但我並不想去理解其中的意思。
反正彼此互利,還有什麼好說?
我有我的目的,你有你的目標。
對我來說,什麼都只是為了我的目的鋪陳出的演出罷了。
「為什麼?」我偏著頭,露出以往純真的笑容。
我看到他僵了一下。
--我果然,放不下你啊,亞。
「你說呢?」你說呢,亞?
你,猜得到嗎?



2.


當有一天,你遺忘了我。
我想,我一定痛苦到想死吧。
所以啊學長。
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
看著我啊颯彌亞!
把我,好好的烙印在腦海中。
這就是我的選擇。




「我們說?」果不其然,其他人都露出鄙視的眼神。
只有學長,一言不發。
我都無所謂,你們要信我恨我殺了我我都無所謂。
學長學長學長學長學長學長...
除了學長,我什麼都無所謂。
「你這傢伙在做什麼啊!」那張與我相似的臉因為憤怒而微微扭曲,可惜還是很漂亮。
我常常想,若是我長的就像姊這麼好看,是不是那時候的答案會不一樣。
可惜,沒有如果。
「我在做什麼?」我偏著頭,裝出思考的樣子。
但是那根本不需要思考,因為答案就那麼一種絕對。
「因為我想達到我要的目的。」笑著,我說出了不知道說了多少遍的答案。
然後,一支箭劃過我右臉頰,流出了紅紅的血液。
一點都不會痛,只有微微的麻癢感。
繼續吧,再來吧,多憤怒一點吧,多恨一點吧!
「你才不是漾漾。」千冬歲看著我,手中還拿著弓。
「我是喔,我是褚冥漾,貨真價實的褚冥漾。」
這就是我,瘋狂後的自己。
「漾漾才不會這麼做!」隨之,喵喵也大吼了起來,淚珠在她臉上一滴滴落下。
以前最怕女生哭了,現在看到卻沒什麼感覺。
麻木了,心死了。
學長看著我,紅眸中有深深的愧疚。
--不,學長,你不適合這種表情。
我下意識地簇緊眉頭。
「是因為...」學長略白的唇張了又閉,閉了又張,最後才說出口「因為...我拒絕了你嗎?」
所有人同時把視線轉到學長身上,露出詫異的表情。
這也難怪,這件事沒有多少人知道,就算知道的也大多地閉口不談。
「拒絕?不是喔。」
我笑著,瘋狂的笑著,即使內心早已千瘡百孔。



3.

我告白,他拒絕。
沒什麼好說,這是既定結局。
總有點難過,總有點不開心。
但是我都視之無物。
因為啊,人只能往前喔。
所以我不會因為過去而自憐自艾。
我只是,在你往前的時候,能夠讓你看我一眼。
學長。





聽見我的回答,雖然他極力掩飾,但仍看的出他鬆了一口氣。
這樣就對了,把所有情緒變得更單純吧。
純粹的怒,純粹的恨。
因為你是亞。
「差不多要結束了吧?」安地爾湊近我的耳邊,在其他人眼中很是曖昧。
不得不說,安地爾很了解我。
當我需要什麼的時候他總會幫助我。
當然,只要他有好戲看。
我舉起手,輕撫著他的臉頰,抓起他一撮髮絲在掌中玩弄:「好啊。」
--好啊,事情是該結束了。
「不可以!」姊發出尖叫「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啊漾漾!」
「回頭?」我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看著下面曾經熟悉的張張臉容「我現在投誠,就可以不用被審判嗎?」
「這,這個...」姊低下了頭,因為她沒辦法回答我的問題。
我脫離了安地爾的懷抱中,往前踏了一步。
『以我褚冥漾之名,鬼族...』
「休想!」下一秒,我的胸口插上一把長槍。
「這樣,是阻止不了我的喔,學長。」我笑,手撫著他柔軟的髮絲。
「我會阻止你!」他看著我,眼中的怒火正在燃燒。
看來,他已經完全擺脫了對我的愧疚。
--這樣才對,這樣才是學長。
高傲強大絕不低頭的學長。
「那就試試啊,亞。」我輕笑,他則僵了一下。
然後,他怒火燒的更旺了。
「你沒有資格叫我的名字!」鋒云凋戈隨著他的怒吼又更沒入我身體一吋。
「我有資格...那是你交給我的不是?」
「我要收回!你沒資格!背叛者!」
一個背叛者重重打在我的心上,隨之而來的竟然是瘋狂般的狂喜。
--這樣就對了,很我恨我恨我恨我恨我啊!
我要你,永遠記住我!記住一個曾經讓你恨之入骨的人!記住這個你所怨恨的背叛者!
記住我!
我不要被遺忘...
「真的是背叛者嗎?」
我回頭,看見那道刺眼的笑容。
不...安地爾...
「真的,是背叛者嗎?」
「你是什麼意思?」
安地爾笑了,我確知曉了那道笑容的涵義。
「不!不要!安地爾啊啊啊!」
我尖叫,可惜掩蓋不住安地爾說出口的語言。
「他要你記住他,要你不准忘記他。」安地爾看著我「他真的很笨拙呢...得不到你,就算讓你恨自己也要你記住他。」
因為太愛了,所以執著。
因為執著,所以瘋狂。
因為瘋狂,所以我做出了這種事。
「褚...那是,真的嗎?」
學長的聲音再度變得苦澀。
--啊啊,學長,不要發出這種聲音...
我已經看不見學長的臉了,眼前一片漆黑。
--不要這樣,學長...
我軟下身子,然後感覺被輕輕抱住。
--我愛你,學長,好愛好愛好愛好愛好愛好愛。
我不懂如何去應付那些愛。
所以我只能用最笨拙的方式去執行它。
「褚...你真傻...」
我張了口,卻感覺到恐中的腥甜。
--啊啊,事情真要結束了呢,我的事情。
「亞...」我輕喚。
這次,學長沒有開口反駁。



4.


不要哭也不要笑。
這是既定的結局,連惋惜也稱不上。
如果說真的,頂多是鬆了一口氣吧。
愛情這種東西,我真的不會應負它。
它在我身體裡面,常常滿溢出來。
我只能在手上刻下「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我只能把他的名字刻在自己身上。
永遠不會忘記。
可是啊,學長總有一天你會忘的吧?
因為你沒有辦法刻上我的名字。
所以啊,我幫你刻上吧。
我親愛的亞...




妖師死了,安地爾很乾脆地帶了鬼族離開。
之後的他們,仍做著自己的工作,過著自己的生活。
彷彿那件事並沒有發生一樣。
可是,他們偶爾會想起來,那個用自己生命交換的笨拙孩子。
「真的很笨...」冰炎閉起眼睛,但眼前的墓碑卻怎麼也消失不了「我發誓,以真名發誓,我絕對不會忘記褚冥漾這個人。」



這樣,也好。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