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婪潸的點心奶茶小舖
關於部落格
若一開始,變是那只畫扇了,誰還能夠真正去追求什麼。
  • 459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一部 耳環】第十四章 那還有什麼放不下

 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不,就算有想到,還是來不及反應,眾人只能看著鋼條往蕾身上砸下去。

「佐倉!」眾人驚呼,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眼前的土地發出巨響,塵土飛揚,跟剛才的情況一樣,但這次似乎比剛剛嚴重的多。

然而在塵埃散去之後,鋼條倒的橫七豎八的,但下面就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什...?」不可思議,剛剛眾人都看清了鋼條的確砸向蕾,但是卻沒有人?

「小聿!」第一個發話的是離事發地點最近的阿因,他看到的是在鋼條倒下的不遠處,有兩個明顯受了傷的人影,一個自然是方才被攻擊的蕾,另一個是...

小聿爬起身來,右腳似乎在剛才被鋼條刮過,流了不少血,但是整體來說似乎沒有大礙。

然後在眾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一隻手狠狠從小聿頭上用力巴下。

抬起頭,小聿用哀怨的眼神望向那個巴他頭的始作俑者,他可是救了她耶,竟然還打他。

「少荻聿你是不要命了是吧?」眾人都明顯看出蕾的怒氣已經升到極限了,那隻手大有想要把眼前人掐死的跡象「竟然給我突然衝過來!要是我沒有抓住你看你會不會直接被鋼條插成蜂窩!」

哀怨的從口袋拿出幸免於難的手機,快速的在上面打了幾個字,遞給蕾看,而蕾在看到的那一秒鐘,整個人僵直了。

然後看見小聿責難的眼神,蕾撇了撇嘴沒有再說話。

「小聿你到底說了什麼啊?」竟然可以在一瞬間讓蕾說不出話來,到底小聿說了些什麼啊?

然而阿因要湊進去看的時候,小聿已經默默的把字刪掉了。

「嘖。」還真被小聿說中了...

只有站在小聿背後不遠處的虞夏沉默不語,不、應該說是不知道該怎麼消化剛剛小聿手機上打的字。

--『妳剛剛是不是在「想這樣死了也好」?』

那種話...雖然他看到當下沒有感覺,但是蕾並沒有否認。

「嘎、嘎嘎--」瞬間,在眾人都還把視線停留在蕾身上的時候,那輛車又開始動了起來。

「妳不是想守護妳兒子?那就不要讓他傷心。」冷冷的語調,蕾的眼神是從未有過的凌厲,望著她看不見的女鬼,她一把抓住翟凐裘「如果你還想殺這個人,我無所謂,但是妳要知道,妳兒子從來不希望妳殺人。」

然後她眼神微微瞇起:「妳要的他可以做到,不要再束縛他了。」

當然她那句話不僅僅是在對陳粢葦說,也是在對翟枂暉說,他們兩個人因為深愛,所以互相制約彼此,一個想要為母親復仇、所以不惜讓自己身無分文,另一個則是為了守護孩子、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跳海自殺,甚至化成了鬼魂依舊守護在孩子身邊。

多諷刺,不是嗎?偉大的親子之愛,竟然讓人化成了厲鬼、鎖命的枷鎖。

「妳該清醒了!妳誰都不恨!不是嗎?」蕾的那雙眼睛裡正閃爍著一種複雜的情緒,但是她毫不畏懼望向對方,似乎真把對方的內心給看透了「你既然連恨都可以放下了,那還有什麼放不下?」

車子停了,不再動了。

但是阿因看見的卻是更加憤怒的女鬼。

注意到蕾投以他的詢問目光,阿因小幅度的搖了搖頭,代表那女鬼並沒有因為蕾的勸說而放下一切。

「嘖。」不悅往後看去,是一臉頹廢的翟枂暉「喂,你也說句話吧?不然你媽要變成殺人犯了唷。」

聽到這句話,翟枂暉猛然抬起頭,他從沒有想過母親就在他身邊守護他,他還執意去想要殺了那些人...他也知道即使殺了那些人,母親還是回不來,但是那要讓他如何甘心...?自己的母親、為了讓他出國不惜便賣所有家產、明明連婚都沒有結過卻不畏流言盡心盡力撫養他的母親,竟然就這樣離開他了...

那一刻,彷彿所有的訊息才化成了事實,回到他身上。

「啊啊啊啊啊--」慘叫,像是要把心肺嘔出的慘叫聲從翟枂暉身上發出,他雙膝跪地,眼睛直望著地面,在眼中的是強烈的痛苦。

「嘖。」沒想到蕾沒有因此同情他,反而還一腳把翟枂暉踹倒在地,自然收到自家同僚火辣辣的譴責目光「你最好給我冷靜點,你媽發起飆來我們可承受不起。」當然這只是一部分理由,另一部分是要是翟枂暉在失神下去難保會直接起肖,但是他也沒有打算說出。

「我、我...」翟枂暉舉起雙手,這才意識到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他傷害了那麼多人,親手...

那樣,母親還會原諒他嗎?

「你少給我想些有的沒的。」大概知道對方的想法,蕾竟然嗤之以鼻,反正對她來說,事情做了就不要後悔、要不一開始就不要去做,任何藉口都是一樣「如果你母親不原諒你你就要去死嗎?少撒嬌了,戀母情結的傢伙。」

「佐倉蕾!」發現她講得話實在太過了,雖然的確有她的道理,但畢竟還是過分了,虞夏一個箭步衝上去抓住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了。

「哼。」冷哼一聲,蕾看了虞夏一眼,冷靜地拍掉那隻手之後,嘆了一口氣「好吧,如果你真要探究你媽原不原諒你...」

然後她右手往身後一指,是那輛大卡車:「你媽不原諒你為何還要守護你?如果她真要殺早就殺其他人,而不會在你身邊了。」

接下來,就是翟枂暉的放聲大哭。

蕾沒有說話,默默走到卡車邊。

「吶,你應該很介意當年翟雅翎接近你得事情吧?」雖然她看不到,但是不管是人是鬼都一樣的,那種介懷的心情「當年她接近你真的是意外,跟翟湮裘一點關係都沒有。」

然後,在太陽下,她彷彿看見了一張美麗的笑臉。

瞇起眼睛,她毫不留戀的走掉了。

什麼陽光、什麼美麗,都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她處的世界,從頭到尾都是漆黑一片,那破碎的自己,從來沒有完整過。

在人群中的小聿抬起頭,看見的正好是蕾走進車子裡的那一瞬間。

看著那輛車子緩緩駛離,小聿皺起眉頭。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