婪潸的點心奶茶小舖
關於部落格
若一開始,變是那只畫扇了,誰還能夠真正去追求什麼。
  • 45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夜夢迴】第四章《水晶X質疑》

 原本一群人在逛左商店街的冰炎,很快地找到聲音來源。
  因為一開始慘叫的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
  他身旁的夏碎、千冬歲和身後的喵喵、萊恩庚,也一起走了過去。
  然後映在冰炎眼中的景象就是︱︱
  自家代導人正淚眼汪汪地與地獄猛象面對著面,那隻象似乎對他很有興趣的樣子。
  然後褚冥漾的身後黏著一個長尾巴的惡魔?
  旁邊還有兩名男子冷靜地選購著物品,但偶爾會投來幾個眼神。
  「漾漾︱︱」喵喵再次無視現場的情況,朝漾漾撲了過去。
  「喵喵?!」漾漾因為突如其來出現的喵喵愣住了,而他身後的惡魔則是嘖了一聲,便搖著尾巴放開可憐的漾漾了。
  「這就是地獄猛象啊。」夏碎對於猛象似乎挺有興趣的樣子。
  「拜託你要送你。」漾漾欲哭無淚地看著這個真的差點讓他下地獄的傢伙。
  「漾漾為什麼在這裡?」千冬歲往前一步,與奴勒麗點了點頭。
  「原本賽塔要我幫忙拿東西給蘭德爾,結果就被惡魔堵到,被拖來買東西。」漾漾先是無奈地垂下,然後才想起冰炎和夏碎還有庚應該是不認識他們「這位呃,惡魔,就是之前提到的奴勒麗。」
  「你們好啊,可愛的小朋友。」她對著眾人拋了一個媚眼,讓三人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
  「好了,不要再勾引學弟妹們了。」一開始在選購水晶的男子走了過來,身形甚是優雅,對著眾人笑了笑,露出尖銳的獠牙「你們好,我是蘭德爾,身旁是我的管家,尼羅。」
  「夜行人種?」冰炎挑眉,但是沒有過多的反應。
  「喔?」冰炎的冷靜提起了蘭德爾的興趣「很難得有人知道還這麼冷靜呢。」
  冰炎聳聳肩,對他來說,還有什麼種族他沒看過?
  「記得當初漾漾知道的時候直接衝出房門,還滾下樓梯呢。」奴勒麗笑著大爆料。
  「嗚哇哇!奴勒麗妳不要亂說啦!」漾漾衝過去想捂住奴勒麗的嘴,但很輕鬆被閃過了。
  冰炎對著慌亂的褚冥漾露出無奈帶點鄙視的眼神。
  「你們接下來有要去哪裡嗎?」
  「沒有耶。」奴勒麗聳聳肩「要一起行動嗎?」
  「好啊好啊!」喵喵回答了漾漾最害怕的答案,抓著奴勒麗的手晃來晃去的。
  「那你們先去外面等我們吧,我們選完水晶就離開。」奴勒麗語調依舊輕鬆,但是眼中卻閃過一絲嚴肅。
  「嗯嗯。」喵喵一轉身,就把眾人推出去,除了奴勒麗一直抓著的漾漾以外。
  等到眾人都出去,也關上了門之後,尼羅手一揮,下了一個隔音結界。
  在結界形成的那一瞬間,三人臉上的笑容同時消失。
  「怎麼樣?」奴勒麗對著物品櫃,但很明顯是對著褚冥漾說的,語氣是少有的嚴肅,這只有奴勒麗在工作時才會有的語調。
  「越來越麻煩。」漾漾也那著一個水藍色水晶把玩著,沒有看向奴勒麗「這樣下去不妙。」
  「會復活嗎?」蘭德爾一面把選中的水晶丟到籃子裡,一面問著。
  「暫時不會。」褚冥漾垂下眼簾「只要我在這裡,鬼王沒道理復活。」
  「但還是太危險了,你最近身上都染上鬼族的臭味了。」奴勒麗對著褚冥漾投以一個怨怒的眼神。
  聽見這句話,褚冥漾緩緩放下手中的水晶,然後轉過頭,狠狠瞪向奴勒麗。
  褚冥漾的殺氣毫無保留地散發,在場的三人都抖了一抖,尤其首當其衝的奴勒麗還後退差點撞倒置物架。
  ︱︱其實他們都明白,雖然他們同為黑袍,但是褚冥漾完全不是跟他們同一個層級的。
  如果真的有那個意思,褚冥漾動動小指都能殺了他們。
  而且眼前的人身上謎團太多,背景一片空白,或許他們所知曉的還不到百分之一。
  在這種情況下,說不懼怕是騙人的。
  看見露出恐懼神色的奴勒麗,那雙黑眸趨漸冰冷:「追蹤鬼族甚至消滅鬼族都是我的工作,我不會加入他們甚至連一點利益都不會給。」
  ……」奴勒麗深呼吸了好幾下才停止顫抖「是。」
  然後巨大的壓力消失了。
  「不管公會怎麼說,我有我的立場。」漾漾的語氣已經恢復到平常的淡漠「我雖然身為黑袍,但我不一定要依附著公會。」
  淺笑了一下,褚冥漾手一揮,尼羅下的結界應聲碎裂,他便走了出去。
  「噓,真是恐佈。」吹了一下口哨,蘭德爾便留下面色蒼白的奴勒麗,拿著整籃的水晶結帳去。
  「怎麼這麼慢?」喵喵嘟著嘴,看著剛走出來的漾漾。
  「抱歉,因為不知道該選什麼水晶。」漾漾溫和地笑了笑。
  選水晶需要那麼嚴肅?
  冰炎帶著懷疑的視線看向褚冥漾。
  剛剛有一瞬間,他覺得褚冥漾︱︱
  很恐佈。
  但是他卻怎麼也沒辦法把恐怖與褚冥漾搭上線。
  「漾漾小朋友︱︱」在跟大夥聊天的漾漾再度被撲倒。
  「奴勒麗!」被撲倒的漾漾舉起雙手抗議,可惜沒有用。
  「我也有買水晶喔,下次要召喚什麼呢︱︱
  「拜託不要再來了。」褚冥漾雙手合十「妳上次召喚出火龍差點把我們教室踏平還不夠嗎?!」
  「啊,那我召喚石鷹好了。」
  千冬歲,麻煩幫我跟班導說我要請一個禮拜的假。」
  看著欲哭無淚的褚冥漾,冰炎腦中再度出現了「想太多」的想法。
  然後眾人開始動身。
  冰炎很自然地落在最後一個。
  然後他看見奴勒麗緩緩放下抱著褚冥漾的手,臉色慘白。
  ︱︱果然,不是他想太多。
  冰炎瞇起眼睛,看著笑得一臉天真的褚冥漾。
★ ☆ ★ ☆ ★ ☆
  「對了,冰炎,這給你。」餐廳裡,漾漾突然從口袋中拿出一只黑色盒子。
  冰炎很順手地接過,盒子上還帶有絨毛,看來很高級,恐怕裡面的東西價值不斐。
  很想問對方這是什麼東西,因為若是自己開了,勢必就得接受,但是他一向不喜歡收人東西,尤其是貴重的東西。
  但是一看到對方帶著期盼、閃閃發亮的眼神,他到嘴邊的話卻又吞了下去了。
  ︱︱可惡,褚冥漾真是他的天敵。
  所以他還是把盒子打開來看了。
  裡面是一只銀色的狗牌項鍊,看起來是純銀的,的確價值不斐,不過應該也不會貴到哪裡去,這讓冰炎鬆了口氣。
  而且上面還有一簇紅色的火焰,看起來真的像是在燃燒一般。
  「上次看到我家附近一家攤販在賣,我就好奇去看看,結果一看到這只項鍊,我就想到冰炎呢。」漾漾一面帶著興奮地笑容一面滔滔不絕地說著「所以我就買了啊,剛好代導也快結束了,送個禮正好。」
  應該是我要送吧?」有人學長送學弟?
  不過說照顧與被照顧者說不定真是這樣沒錯。
  「咦?是這樣嗎?!」褚冥漾卻好似受到什麼驚嚇一般,眼睛瞪得老大。
  ……
  『用我的雙手  做你的手套  帶著你離開  寂寞的寒帶
  一道溫和的聲音突然傳出。
  褚冥漾無奈地從口袋裡翻出手機。
  原來這個手機還會隨氣氛選歌?
  不過這是什麼鬼鈴聲啊喂!
  冰炎突然興起把那只手機毀掉的想法。
  「抱歉我接個電話。」帶著歉意,漾漾在眾人午餐中離席。
  看著褚冥漾離開,冰炎輕吐了一口氣,然後把手中的盒子放下,看向對桌兩名黑袍。
  「褚冥漾是個怎麼樣的人?」
  不只蘭德爾和奴勒麗,其他人也愣住了,對他們來說,褚冥漾是一個非常易懂的人,冰炎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對看了一眼,兩人異口同聲回答。
  「食物。」
  「玩具。」
  冰炎覺得自己的眼神快死了,難道真是自己想太多?
  「學弟你怎麼會這麼問?」喵喵帶著好奇的眼神看向隔壁的冰炎。
  感覺他有事情瞞著我們。」
  「有嗎?」喵喵收起眼神,很認真地思索起來。
  「比如說?」被冰炎挑起了興致,夏碎笑著接話。
  「比如說」冰炎再度把視線放回兩名表情完全沒變的黑袍身上「你們剛剛在水晶店說什麼,為何要我們先出去?」
  「剛剛?」蘭德爾露出些微訝異的表情「我們只是討論要什麼水晶之所以讓你們先出去是因為店空間不大,太多人不方便選水晶。」
  「那為什麼褚會待在裡面?」他直覺覺得這兩名黑袍一定知道些什麼事。
  「當實驗品。」奴勒麗露出惡魔的微笑「他的反應真的很有趣。」
  「可是剛才店內氣氛似乎相當凝重?」
  「有嗎?」蘭德爾看像自家管家尋求答案。
  尼羅則是配合地搖了搖頭:「沒有。」
  「對啊,學弟是你想太多了。」喵喵笑著緩暇有點緊繃的氣氛。
  冰炎沒有說話。
  「我回來了!」然後,話題的主角出現在他們身後。
  「褚你」冰炎看向褚冥漾,露出一種複雜的眼神。
  褚冥漾沒有理會冰炎,逕自坐了下來,對著冰炎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之時,褚冥漾在桌子上敲了兩下,然後除了黑袍們,眾人都眼前一黑,失去意識。
  再打個響指,所有人的額頭上同時浮現出一個複雜的法陣。
  「記憶封印?!」那種已經消失千年的術法,眼前這個十幾歲的孩子竟然會用?!
  「看來我太小看冰炎的觀察力了。」漾漾苦笑「不然我也不想出手。」
  「話說你這樣放倒他們沒問題嗎?」
  「這是醫療般的迷昏法陣,他們只會覺得過了一秒而已。」
  「醫療班?」蘭德爾挑起眉「你是鳳凰族?」
  漾漾搖搖頭:「不是。」
  「那麼醫療班的法陣你怎麼會難道?!」
  與仍是一頭霧水的奴勒麗相反,漾漾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什麼意思?」奴勒麗滿臉問號的來回看著兩人。
  「你是雙袍?」藍黑雙袍?
  聽到這裡奴勒麗也懂了,不是鳳凰族卻會醫療班的法陣就只有︱︱藍袍。
  『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很自然的接起手機,淡淡看了一下。
  他在桌上放上幾張大鈔後,便起身走人:「我還有任務,先走了。」
  然後漾樣說了幾句話,便轉身離開。
  兩人面面相覷,臉上是一臉嚴肅以及不可思議。
  一句話迴盪在三人耳邊。
  「不,我是全袍。」
  那句話帶著淡淡的笑意,消失在空氣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